> 云计算

更多频道

谈掉队为时过早 运营商“逆袭”SD-WAN

云网协同的概念加速了SD-WAN(软件定义广域网)的落地,一些快速崛起的SD-WAN厂商想要借此削弱传统运营商的地位,但是运营商并不会轻易认输,其希望凭借基础网络的优势抢下软件定义这块大蛋糕。

如今,传统的广域网已经难以跟上企业对云环境和敏捷IT的需求,有些客户放弃了继续优化MPLS或专用链路,直接采用管理成本更低的SD-WAN解决方案。此外,传统WAN架构也很难达到在云端快速创建应用,以及互操作性、安全性、可见性等方面的要求。如何以更加智能、自动化的方式,将移动、边缘、云的各类工作负载连接在一起,SD-WAN成了解决这些问题的重要方向。

数据显示,2018年全球SD-WAN市场收入将达到23亿美元,到2021年复合年增长率将达到69%,超过80亿美元。另一项数据显示,SD-WAN软件组件(控制器和虚拟网络)的收入增长速度会接近硬件的两倍,未来五年内,SD-WAN软件收入将以41%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,硬件则为21%。

一方面,SD-WAN降低了企业网络管理的opex和capex,另一方面企业客户也在迁移上云的过程中借助SD-WAN平台和工具去寻求新的网络架构。以往,运营商的网络服务多偏重于骨干网和接入网,WAN应用于企业网的环境较多。通过集中式的软件架构,SD-WAN可以让服务不再需要通过专有硬件实现,这对于部署和维护成本是有效降低的,而且可以做到按需付费。

如此大的市场增量,运营商当然不想错过,美国电信运营商AT&T算是第一批吃螃蟹的,早前与VeloCloud合作推出了SD-WAN解决方案,并且将智能SD-WAN CPE与智能MPLS网络相结合,典型的SD-WAN解决方案采用了OTT的方式,即在每个用户端点都部署了SD-WAN CPE,通过站点之间的网络传输链路建立隧道。

可以看到的一个趋势是,国内外的运营商都在SD-WAN市场上积极布局,像英国电信推出了BT Agile Connec,由诺基亚子公司Nuage提供支持,Comcast则是发布了基于DOCSIS 3.1的千兆网络服务配对的SD-WAN产品。回到中国市场,中国电信曾在电信级骨干网上推出了由Versa支持的全球SD-WAN产品,民营运营商鹏博士也推出过鹏云SWAN。

借助SD-WAN,运营商加强对客户服务的端到端管理,利用既有的MPLS和带宽直接提供WAN服务,以及以应用为基础的SLAs,与之相比,互联网企业在通信管道尤其是超长信道传输方面是存在技术挑战的,这样的物理链路改进还要转到管道商来解决。要知道,当前运营商骨干网的数据传输带宽已经超过100G的级别,根据用户接入业务需求不同的带宽幅度也可以覆盖到2M-10G。

举个例子,美国运营商Sprint的用户从SD-WAN服务中获得了降低运营复杂性和成本节省的优势,企业用户的带宽每年增长30%,但预算并没有增加。广义来看,SD-WAN网络解决方案可以分为为Internet专线、企业专线、云网一体化应用等场景,作为基础设施提供商的运营商提供SD-WAN的另一个优势是Underlay SDN网络,把IPA网进行SDN升级。

像中国移动可以使用SPTN专网实现Underlay方案,SPTN VPN具备流量自动调优、路径灵活调整等能力,并且中国移动还开发了vCPE、vFW等云端的应用。另一个案例是中国联通,其提供的SDN+SR网络在海外有超过45个节点,可以完成阿里云、腾讯云、AWS等CSP的多云接入,而且底层提供了网络控制器和编排器。

此外,SD-WAN专线和MPLS专线也优势互补,打造混合专线的新模式,毕竟现有的MPLS专线仍然占据着主流市场,并且多数份额掌握在运营商手中,想要大规模替换并不现实。考虑到SD-WAN的业务灵活性,在交付使用时也要随着客户的需求去适应,这就需要传统运营商的专线网络支持,而要论建管道还是运营商的优势。

尽管SD-WAN服务对运营商有很大的挑战,但后者以其基础网络的技术优势仍可能实现超车,谈落后为时过早。

打开ZOL新闻,阅读体验更佳

热门评论

更多评论

相关阅读

点击加载更多
全站导航
0

发评论,赚金豆

0